欧易

欧易(OKX)

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

火币

火币(HTX )

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

币安

币安(Binance)

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

绍兴越城蝶变①|城市梦的呼唤

2022-09-24 04:26:09 1150

摘要: 越城之困,困在“城”的不彻底:隔着河或路,一侧高楼林立,一侧低矮破旧。今年以前,大半越城老居民,依然生活在城市洼地之中,“城市梦”近在眼前,却触不可及。 则水牌拆迁。越城区委宣传部 供图绍兴越城区,几乎每天,都有人与脏乱差的“城中村”作别...

越城之困,困在“城”的不彻底:隔着河或路,一侧高楼林立,一侧低矮破旧。今年以前,大半越城老居民,依然生活在城市洼地之中,“城市梦”近在眼前,却触不可及。

则水牌拆迁。越城区委宣传部 供图

绍兴越城区,几乎每天,都有人与脏乱差的“城中村”作别。

趁着阵雨停歇的间隙,71岁的沈玉美收拾好最后的家当,沿着左弯右拐的小道,离开了居住半世纪之久的则水牌。迎接她的,是心向往之的现代都市生活。跨过石拱桥时,她回头看了一眼:伴着挖掘机的进场作业,一排排低矮杂乱的危旧房,渐渐消失于地平线,绍兴谚语“松陵则水牌,马桶沿路摆”描述的尴尬景象也将不复存在。

一声声再见,是为了更好的重逢。今年初,越城区召开“项目三进”动员大会,以拆改快进为牛鼻子,带动招商优进、建设推进,拉开了城市转型跨越发展的序幕。截至6月底,该区“城中村”改造已签约231.36万平方米,拆改量为前十年之和。

东湖村拆除前,脏乱差的风貌。

拆改快进中,一块块城市“疮疤”被抚平,一个个建设项目得以快速推进,百姓生活质量改善,城市空间腾笼换鸟,古越大地日新月异。在越城区委书记徐良平看来,更重要的是,这股因拆改而凝聚的强大精气神,为越城区的浴火重生注入了前所未有的底气和动力。

东湖村拆除前,这里逢雨必涝。

拆除后,这里将崛起新的城市板块。

天气晴好时,63岁的何加强总会骑着电动自行车,从皋埠镇上的新居出发,来到老家东湖村的西小江畔垂钓捕虾。这个靠近东湖景区的“景中村”,如今已夷为一片方正的平地。未来,这里将用于商住开发,崛起新的城市地标。

过去十余年间,东湖人一直困居于此、苦不堪言。“房屋挨着房屋,到处乱搭乱建,通道十分狭小;每逢下场大雨,河水就会倒灌,房子里全是水,真的没法住了。”何加强说,2002年、2010年,村庄先后迎来两次拆迁的机会,但因房屋产权复杂等原因,拆迁两度被搁置下来。直到今年,东湖村终于成功拆迁,村民搬离的心愿才得以达成。

则水牌旧貌

离城,很近又很远,这也是东湖镇则水牌村、松陵村、水产村一带村民的真实生活写照。隔着一条环北路,向南是高楼林立、兴盛繁华的迪荡新城,而则水牌区域,却是需要斜着打伞才能穿行的棚户区。拆改之前,人们一直过着拎马桶的日子,与城市风景格格不入。

东湖镇党委书记刘明华,曾一次次来到这个被水域包围、被时代遗弃的“城中村”,急切地寻找它的突围之路。旧时,这里因水域宽广、水网密布,村民大多从事渔业,富庶一时。但如今,百姓蜗居一隅,基础设施落后,交通极为不便。因为生活污水直排,周边水域水质发黑,江南水乡黯然失色。

这是一方人的困惑:大量绍兴原住民,明明身在城中,却与城的距离越来越远。这也是一座城的心结:迈入新世纪以来,越城区的行政区域面积一再扩展,城市化的进程愈来愈快,但辐射带动力不强,经济总量相对滞后,城市首位度始终不高。

米行街旧貌

灵芝镇,虽然是“镇”,却先后扮演着越城区行政中心、绍兴市行政中心所在地的重要角色。42平方公里的镇区,就有10平方公里的水域,还有一个6000余亩大的㹧犭茶湖,典型的水城风貌。沿着街道前行,科技中心、体育中心、文化中心、金融商务高地……一个现代化的绍兴新城,正在这里拔地而起。

然而,当镇长王寅打开地图时,展现于我们眼前的,却是一个被村围困的城:该镇共有42个村、社区、居委会,今年年初,还有30个有待城市化的农村、居委会。大量“城中村”盘踞土地,城市建设举步维艰。

调任越城区委书记后,徐良平曾多次到“城中村”调研,也深深地意识到,“这是越城区发展的一大顽疾,已到必须根除之时”。

2017年的第一个工作日,乘着国务院大力推进城镇棚户区改造、浙江省把“城中村”改造作为“三改一拆”重点的东风,该区召开声势浩大的千人大会,以铁的决心扑向“城中村”改造。

版权声明: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,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( 微信:bisheco )删除!
友情链接
币圈社群欧易官网